订单是柔软身段换来的

  • 作者:
  • 时间:2020-08-05

订单是柔软身段换来的

文/郭台铭;採访撰文/林静宜

我创业与结婚同一年,亏欠前妻林淑如最多。结婚时没钱,她跟着我吃苦,只买了一个达新牌衣橱,在衣橱上贴两个囍字,在地板上睡了半年。接着,大儿子郭守正出生,有次深夜一、两点,我回到家,听到儿子在哭,才知道家里早就没有奶粉钱,她又不想让我烦恼,只能让小孩喝米汤。守正出生后的三年,晓铃也来报到,两个小孩都是淑如在照顾。我一直到守正就读弘道国中一年级,才买了自己的房子,之前都是跟别人租房子。一九七七年,我到美国芝加哥拜访客户,才有机会顺便带淑如补度蜜月。

我请当地经纪人约好客户时间,按时程表出发。当我跟着经纪人按约定的下午一点出现时,客户却说星期五下午不上班,给了一张蓝图,要我先回去报价,星期一再来。

这下糟了!过去出国只能带旅行支票,那时还是美元对新台币滙率为一比四十的年代,临时要多留三天,本来我跟太太一天餐费是十五美元,只能除以三,变成五美元。这三天也没有多余的钱租车,只能住在走路就能到的旅馆。

我跟太太每天吃一餐,五美元只够点一份汉堡,一人分一半。幸好,旅馆有提供免费的蛤蜊浓汤,其他两餐我就喝蛤蜊浓汤,喝到饱为止。然后,星期一早上,我们依约到达,结果对方又说星期一上午的惯例是不见供应商,要我们下午再来访。我们只好先回旅馆办退房,因为也没钱再住一晚,拉着行李去跟客户开会。

回想起来,很多人形容跟我接触后,才发现我虽然霸气,但其实身段柔软,人也朴实。霸气只是我在领导决策上的特质。鸿海的客户都是世界级的企业,在公司名不见经传时,也是我一个个去拜访,一张张订单签下来的,跑过业务的人都知道,身段柔软之必要,而且我白手起家,所谓「高大尚」的贵气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原生世界。

我的两个二十年都在为鸿海工作,第二个二十年也让鸿海做到世界第一,不过目标转向成为了兴趣工作。回首来时路,我的兴趣就是喜欢创新,翻转没有效益的旧模式,坦白说,鸿海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自己,我们不断透过全球化分工架构、提升製造科技、培育人才、分权分利给员工等重要策略,持续累积创新经验,我们在产业价值链上改变,在人力结构上转变,在全球运作系统上应变。

这个阶段的我也发现,自己的兴趣还有做慈善。早在十年前,我就不只一次在集团相关演讲或公开活动上说,我的钱都要用在投资科技、慈善公益事业上,个人的九成财产都要捐出去。我也为自己订了第三阶段的目标:不为物欲、不为虚名、享受工作、享受挑战,要为理想工作,为理想贡献。我没想到的是,人生的第三部曲,竟然包含参选中华民国的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