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昀凡专栏》吴音宁受害懒人包

  • 作者:
  • 时间:2020-06-10
《田昀凡专栏》吴音宁受害懒人包

原文发表于田昀凡脸书,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台北市长柯文哲说北农总经理吴音宁的行为让他很火大,最近一下说:「马的我要开始生气了!」,一下又说:「我为什幺要道歉我操!」,但真正该火大的人,应该是吴音宁才对吧?我会尽可能简单整理吴音宁的相关资料,但文章还是稍长,请大家耐心听我娓娓道来:

《田昀凡专栏》吴音宁受害懒人包吴音宁的背景

吴音宁是台湾的农村运动工作者,曾任农业县市彰化县溪州乡公所的主任秘书,在 2007 年出版长达 25 万字的《江湖在哪里?——台湾农业观察》,这本书被称为台湾农业发展的圣经,记录二战后 50 年来台湾农业的发展与困境,被获评为当年的中时开卷版年度十大好书之一,2013 年吴音宁也曾协助创办社会企业溪州尚水友善农产公司,吴音宁不是没有农业经验,反而是一位在农业公私领域浸淫已久的高手。

《田昀凡专栏》吴音宁受害懒人包柯文哲不尊重专业的嘲讽

从一开始,柯文哲对于吴音宁就有许多语带嘲讽的评论,比如:吴音宁是误闯丛林小白兔,我是万兽之王,导致舆论产生「250 万实习生」等蔑称。还有议员抹黑他「不会看报表」,事实上他只是说自己会虚心学习,但这个质询影片被媒体及舆论恶意解读。惟无论如何,吴音宁最后证明自己的专业,事后许多图表数据证明吴音宁的能力远优于韩国瑜时,比如菜价变异係数远比韩国瑜时期低,代表菜价稳定,公司治理面,北农盈利及外销增加,特支费使用减少,柯文哲却没有还给专业一个公正的评价,自打「尊重专业」口号的嘴巴。

《田昀凡专栏》吴音宁受害懒人包休市事件(2017年底至2018年3月)

2017 年中,台北市市场处处长许玄谋做出台北农产运销果菜批发市场于 2018 年 2 月 16 日至 3 月 7 日之 20 日内休市 11 日的决定,但连休后产销失衡与菜价下跌,引发社会的批判。后来于 2018 年 3 月 7 日市场处处长许玄谋电话通知吴音宁有「北市果菜批发市场 8 日开市因应措施」记者说明会,吴音宁未出席,被指为「神隐」。

台北市副市长陈景峻马上指责吴音宁应该勇于承担,无视做出决定的是台北市市场处处长许玄谋。吴音宁于 3 月 8 日与农委会召开记者会表示当时菜车已在进场。她表示,3 月 8 日到货量为 2370 公吨,每公斤均价为 19.9元,守住农委会每公斤 18 元均均价,较休市前为涨 7.9%。吴音宁称 2018 年 2 月 27 日当天为春节后五个交易日,蔬菜进货量超过三千公吨,为十年来春节后五日交易量最高峰,成交价格也是十年来的第三高,仍维持平稳。

《田昀凡专栏》吴音宁受害懒人包业务推广费购买残菜事件(2018年2月底至)

2018 年 2 月底,吴音宁用业务推广费购买蔬果残货,赠送给表哥担任乡长的彰化溪州乡社福团体,被议员炮轰,甚至被民众向检方举发图利、贪汙。台北地检署收案后表示,不排除传唤吴音宁到庭说明。北农发新闻稿澄清,指拍卖出去的蔬果,农民若无载回的意愿,过去是直接销毁报废,这也是最简单快速的方式,但吴音宁不忍农民辛辛苦苦种植出来的蔬菜被销毁,因而希望能提供给社福团体利用,赠送的社福团体皆有列册,名册及数量皆有提供给市场处。

《上报》曾报导,市场处的访谈文字记录与北农录音档内容不符,关键的字眼都漏掉,让吴音宁及北农都背了黑锅。

2018 年 5 月 18 日下午,吴音宁召开记者会道歉,强调「我很抱歉,这是 1 万 9000 多元的小事,因为我的关係,社福团体受到这幺大的波及,但整件事情合情合理合法,当天到货量非常多,预估有残货的情况,当天拍卖虽有延长,但最终还是有一小部分的蔬菜没卖完过去的处理方式是报废、好好的蔬菜变成垃圾,不捨这些蔬菜就这样报废,所以最后决定用总经理的业务推广费买下来,并强调虽然造成很大的风波,但北农会将这件事情制度化,以后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形发生就有制度化的处理。」

再次,陷害别人的是北市府市场处,创下长久制度的是吴音宁。

北农送酒事件(到)

2018 年 6 月 1 日,国民党籍市议员陈重文于台北市市议会质询时,称北农每月的业务推广费高达 30 万元,9个月下来逼近270万元,其中一笔开销是送给民进党台北市党部 60 瓶洋酒「皇家礼炮」。2018 年 6 月 2 日,北农发布新闻稿,强调经查证并无 60 瓶洋酒送民进党部一事。6 月 5 日柯文哲下令,指派台北市政风处长沈凤樑、台北市市场处长许玄谋、台北市财政局副局长沈荣铭,各派所属不知情的人员会同市府北农监察人,到北农查帐而行搜索。

柯文哲此番大动作找各处室及政风人员进行有法律争议的搜索动作,由于北农是非属政府机关的股份有限公司,这无疑是公权力侵袭公司自治的领域,北市府并无搜索之权,一般来说,就连检察官都需要有票搜索了,更何况是政府机关!柯文哲的理由是为了公开透明,结果事后发现送酒的是自己的市府发言人刘奕霆,且刘在第一时间说酒是自费买的,后来被查出是用公关费买的。柯没有以相同标準处理刘奕霆,对无辜的吴音宁亦没有任何表示。

《田昀凡专栏》吴音宁受害懒人包议会备询潜规则事件(2018年7月)

北农总经理吴音宁依法可不去议会备询,议长说这是潜规则,结果柯文哲跟着附和这种于法无据的「潜规则」说,还以「丑媳妇见公婆」的轻蔑说法批评吴音宁,这显然与柯文哲平常强调的法治不同。治理别人的时候就强调法治,自己该遵守的时候却偏好潜规则。

虽然吴音宁不必去备询,但吴音宁仍然主动参与议会的委员会讨论,但最后被国民党议员赶出议场,受尽羞辱。

果菜市场改建事件(2017年8月至今)

1.最近的果菜市场改建事件中,柯一开始说不需要知道吴音宁的版本,之后便在这种毫无根据的「不需要知道」下批评吴音宁:他懂什幺东西,接着台北市副市长陈景峻又说吴音宁的版本是找一群研究生写出来的,事实上吴音宁的建议案是台大城乡发展基金会的研究员与专业建筑师研究出来的,台大城乡发展基金会可是连业界的建筑事务所都会尊为老师的专业团队。

其实早在 2017 年 10 月 30 日市长室会议就有决议「市场改建案以整体规划,一次改建,分阶段施工之方案对外说明,反对者要提出替代方案,以供评估。」所以柯文哲不可能不知道或不需要知道。另外北农常务董事会议纪录清楚显示,2018 年 1 月 24 日,北农董事长陈景峻在会议中也要求吴音宁针对改建案成立小组,所以北市府高层应该早已心知肚明吴音宁提出市场改建案替代方案建议。

2.柯文哲说吴音宁的赴日考察报告没人看过,但吴音宁明明有在董事会报告,且副市长陈景峻身为北农董事长和会议主席也在场并做出裁示,请新工处与北农讨论,后来吴音宁在脸书上传报告,柯文哲还当众表示这是体制外的做法,是不好的,打脸自己「公开透明」的柯语录价值。根据北农释出的会议纪录,吴音宁也多次前往市长室进行报告。柯文哲对此次抹黑吴音宁没有任何表示,甚至面对议员质询时,谈到吴音宁时还怒骂髒话。

3.柯文哲曾向吴音宁喊话,有问题就到体制内解决,不进市府开会,每天只会写脸书、找议员质询,实在受不了,放话要吴「拿开会纪录出来看。」,北市府产发局长林崇杰也抱怨吴「从未出席」双首长会。

事实上吴音宁早已针对市场改建议题,列举 11 次出席纪录,包括 2 次双首长会议、4 次市长室会议、2 次市场处、1 次产发局会议等,证明自己并非像产发局长林崇杰所说「从未参加双首长会」,也没有不进「体制内」讨论,狠狠打脸市府,北市府产发局长林崇杰后来也针对抹黑吴音宁致歉。

结果柯文哲说:我为什幺要道歉。甚至飙骂髒话:我操!

4.北市府对于吴音宁所提出的方案,不只市长柯文哲反应情绪化,呛吴音宁「他懂什幺东西」,在吴音宁上传北农报告时,还大骂:「我要开始发脾气了!」;北市府产发局长林崇杰还说北农版本把停车场「全都删掉」,没有顾虑到别人需求,市场处新闻稿还指北农版本少了 1200 个车位,根本在政治操作。对此,市场处长许玄谋坦言,新闻稿写错了,最后只有产发局长林崇杰道歉。

5.事实上吴音宁版本,果菜市场内的停车位是从 1850 个减少到 1200 个(改建前为 100 个),但同时也引进日本的物流管理、冷链模组,将车道放宽至 9 米,中央 4 米作为车行通道,车行通道两侧规划 2.5 米装卸区,大货车可以直接停在装卸区停车卸货。装卸区外侧更规划让电动机械协助上下货的工作区,预留未来物流管理从人力升级机械化的空间。正因为吴音宁版本着重在更新北农陈腐的物流管理,迈向现代化经营,1200 个车位也足供外来车辆停放。试想,有人会在塞车时不想办法加速消化车流,反而去多盖停车场让更多人一起塞车吗?

另,藉由将卸货机械化增进作业速度,吴音宁版本才能将蔬果冷链运输纳入设计。未来,运蔬果装卸货的货车可从快速道路跟地面进入果菜市场,直接卸货到冷冻库,购买的人也能暂停卸货区直接取货,维持冷链运送的完整性。

此外,根据报导,北市府原始的改建版不只被摊商反对停车位过多,甚至还被都审会纠正过。因为在不到一百公尺的河堤外,就有超过 2300 个停车位。

当然,吴音宁版本也不是没有缺点,像是原先规划从水快直接进出三楼,也因新工处的建议改由三楼进五楼出,避免引道与快速道路冲突。但这些瑕疵仍不能抹灭吴版本在更新北农物流管理,及保留北农未来发展的进步性。